登录
注册

东哥的小马子

•  发布时间:22-11-21 23:13:59   •   作者:   • 收藏 114

(第一集)

东哥愁眉苦脸的来找我,他说已上了前几天才交往的马子,可是那女孩对他的表现很不满意!

言犹在耳,今天中午刚好就遇到那马子--晓梅,说要去海边走走,正好我要去钓鱼,顺路嘛!

一切活动如常进行,只是钓鱼杠龟,因为晓梅一直在旁边吱吱喳喳,很没面子,只好到渔港买几条交差,之后晚餐时刻也只好慷慨一下(虽然不是很乐意)回程,山路飘着小雨又有一点雾气,我那部烂车竟然抛锚了,手机也打不出去,这样一来只好坐以待援。

晓梅也一副很无辜的样子,于是聊起来了然后她一直靠过来,当然我也开始不老实,左搓右揉的,手就很自然地上沼泽区,好一处幽谷,小阴唇粉红的令人受不了,当我把嘴唇凑上去巡逻时,涓涓流水顺着流出,舌尖这时左旋右转逗的晓梅哼出声,接着将她移到后座,双腿分开放在前座┅┅(第二集)

我徜徉在晓梅两腿之间,深深啜饮天山雪莲,有些腥、有些馨,沁出阵阵清香,高八度的幽扬乐声开始演奏,泉水凌凌混杂着淫声 ,好一幅天籁抽象意景,潜龙出动,依着仙洞,循迹混沌,顺应潮流徐徐而入!

天地为之变色,车窗外竟下起豪雨来,与之助兴焉?一切都掩没在春情荡漾间,动作起伏愈发生动起来,草木为之含笑,万物为之和曲,整部车体于是跳起探戈!那么自然那么有韵律,小阴唇滋滋滋的伴奏,令大龟头更猛力配合,那是一种鼓励,一种歌颂,一种赞赏,将晓梅翻转90度,阴茎与阴唇呈正交型式,大老二最厚的部分正拖动着小阴唇的开展,晓梅达到最兴奋,歇斯底里地大声浪淫,可惜此时潜龙正狰狞着青筋欲罢不能,驾驶座的皮椅上已然泼上一层水纹,滑不溜丢的。

晓梅接二连三的达到高潮,子宫强烈牵动阴道的孺动,却无法满足潜龙的欲火,真是搞不清楚怎么这样?其实这种状况也另人束手无策,龙种未发故事就不能停止,胯间也有澎胀射不出的微痛,只有再埋头苦干,强力抽插约十分钟,终于山洪暴溃,一发不可收拾,排山倒海,杵得晓梅娇喘嘘嘘,我在想∶可能中午维士比喝太多的效应吧!(可不是打广告喔!)

这一炮,打开了晓梅的性欲,也打发了我几天来的郁卒,也打破了东哥的梦魇,更打出了料想不到的┅┅

小弟只是忠实的把事件描述出来,虽然对大哥有些过意不去,但是就如东哥曾经说过的∶兄弟情胜于女人心,在某些情境下,有些事很难耐的!对不起!东哥!

(第三集)双宿双飞

隔天,带着惭愧的心情和东哥聚餐,昨天的事不知如何开口,吱吱唔唔┅┅敏感的大哥不愧是江湖人∶“说吧!‘啥米待几?’吞吞吐吐的┅┅”

“我和晓梅┅┅”唉!“昨天傍晚干了一炮,她表现很爽的样子。”

没想到大哥竟然说∶“哪好样斗帖去用。”让我又惊又喜!这就好象拿了一张炮管通证,等于是特赦令,今后只管销魂不必有心里负担。

想着想着老二又昂扬挺立,马上到电玩场去找晓梅。这马子真色胆包天,光天化日在大众广场就握着我的老二,她是这家店的晚班小姐,虽然说是她的地盘也不能这般招遥吧?

悻悻然问道∶“今天有没有录影?”

“没有!”

这就好办了!由于熟客只三、五人,且都沉迷于赚钱,无暇顾及其他,所以我开始沿着晓梅的短裙往上摸索,因为有穿裤袜,感觉好象隔靴抓痒并不过瘾。

咦!发现左腿裤袜边有一小洞,皇天不负苦心人,我用食指钻呀钻的,弄出一处开口,接着食指配合中指一撑,整只手侵入花瓣区,轻轻的揉,慢慢地戳搓,蜜汁滴滴落,沾着淫液润滑小阴唇四周,滑溜滑溜的使她一直摆动身体迎合。

突然!“干嘛呀!梅子!要就上楼去嘛,我代你的班!”原来是明惠!她看了我一眼,似曾相识。“龙哥,你真贵人多忘事ㄟ,上个月底我们在将军府才合唱过,是不是我不够漂亮?没有让你留下印象。”原来都是熟识的,那就不客气了!我们立刻上楼。

明惠和晓梅都是这家电玩店的开分小姐,平时寄居楼上宿舍,也都来自后山东部,没什么特殊消遣,常和东哥那一票人厮混,因为东哥是店里的常客。只是晓梅最近才来的,所以我没看过。

干材碰到烈火,春雷一声动,上楼的一对男女很快进入状况,有了前次经验今天的表现更火爆了!刷!刷!刷!光不溜丢的缠绕一起,也没太多前戏举枪就刺。说也奇怪,配合得真好,一抽一插间,“滋┅浦┅”很有韵律,她挺举向上我则戮力戳下,次次深入子宫,娇声浪语不断,翻成后背式,底下铺着棉被,抽送速度可以达到极快,仿佛上了天堂,感觉子宫一阵收缩,晓梅拼命的大声喊出来,我也精关一开,射了她满背都是。

(第四集)

和晓梅这一战,两人都精疲力尽,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,只觉醒来一片空白。摸索了一会,晓梅不在身旁,一阵尿意,匆匆跑到厕所。

哇靠!马桶水箱上一件诱人的三角裤!随手把完竟仍有馀温,贴近阴道处的布绵上还留有二根阴毛,而且湿漉漉的,摸起来有黏滑的感觉,闻起是酸中带一些芬芳,令人爱不释手。

正在冥想倒底是哪个人的,“砰!砰!砰!”急遽的敲门声立刻把我拉回现实。原来是明惠要上厕所,真不好意思!

一出厕,她猴急地一闪而入,我感觉很纳闷,躲在一旁,等她一出来,马上又进入,只见三角裤不见了,有一点失望。可话又说回来,可以知道那迷人的内裤就是明惠的,色欲勋心,老二竟翘起。

理智判断现在是晓梅当班,明惠应该是休息时间吧!二话不说,立刻潜近明惠闺房,趴在房门下聚精会神聆听屋内的一切。

只有庸俗的六百的歌,听不到有任何其他声音,真是的!考虑了很久,终于鼓起勇气敲门,门一开的那一刹那,马上闯入,强暴似的将明惠压倒在床上,不等她有任何反应,舌头涌入她口中,左手窜入胸乳,右手环绕其颈项。她会意过来,却难以招架!

色心四起后,一切都不再重要,眼前的重点是如何征服!她一直挣扎,更引起我的性趣,舌头由颈部很快速地移到小腹,双手一摊,干脆一骨碌把牛仔裤连三角裤一并脱光,很难得是她竟也没喊叫。

我舔着鲍鱼,她哆嗦着,这是一种鼓励,舌尖沁入阴道,一种甘甜搀着海腥味┅┅

(待续)

全部评论(0)
  • 暂没评论 ~